在我找到標題之前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論文寫多了常常會忘記:書寫的價值,其實在背後的感動

09/05/2010

對戒─男の指輪

Filed under: 創作─Prophecy — shoude @ 2:41 上午

「她看到那對戒指突然變得很專注,我從側面望向她的臉,感覺她的眼睛會笑」數週前的某天,他這樣對同事說。

這對叫「The fate─緣分」的戒指,價格其實不是頂貴,跟其他傳統的戒指不同的,是它利用立體的環狀的層次,營造出一種現代的感覺。男戒的線條比較俐落,在內環戒的外圍,環繞著一個Z字形衛星軌道,在Z的上端轉角處,鑲了一顆圓鑽,說明書上寫著0.05克拉;女戒的Z做得比較流線型,看起來不會讓人聯想到這個字母,反而像是溫晚的流水承載著那顆小小的鑽石。

「讓我們在上面刻上彼此的名字」他望著她的側臉脫口而出。這時他發現,原來她不只眼睛會笑。

「所以,我們就這樣訂了這對戒指,她希望戒指後面刻著對方的名字以及一顆心」他繼續對鄰座的同事說著。

「可是,她會不會覺得這就是訂婚戒?我當時說要訂下它,其實沒有想這麼多」他有點擔憂的說。

「所以,這跟結婚一點也沒關係?」鄰座的同事說。

「對啊,只是單純的因為她的喜悅而感動」他回答。

「拿到戒指的時候,如果我沒有求婚,她會不會很傷心?」接下來的日子裡,他每天都為這件事而煩惱得難以入眠。

在約好拿戒指前的幾天,他終於忍不住打了個電話給她,約了隔天一起共進晚餐。

「我想探探看口風,看她到底是怎麼看待這對戒指的」隔天早上進辦公室,他這樣跟同事說。

「如果她是認真的看待它,你要怎麼辦?如果她不是,難道你就比較高興嗎?」他的同事這樣問。而他突然愣住了。他一直擔心她想太多,但是他突然理解到一種複雜的情緒。

「如果她根本不是這樣想,難道我就比較高興?」他突然發現這是一個lose-lose的議題,與其說他不想知道答案,不如說不管是什麼答案,他都無法接受。

那天他無心上班,也不知道晚上怎麼面對她。於是在她氣急敗壞的打電話來,質問他為什麼讓她等這麼久,為什麼不來見她的朋友,他只能用無可奈何的口吻回答。他不是不能理解她的委屈,而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讓他心神不寧。

「對不起,我身體不舒服」在掛了她的電話後,突然真的覺得那從早到晚還未進食的胃開始絞痛。

那天深夜,他收到她的信。看起來今夜失眠的不只是他。信中一字一句都是帶著委屈的控訴,細數從開始交往到現在,他的粗心,他的不體貼,他的nonchalance。他突然理解到,原來自己的一舉一動,一個不在乎一個小動作,都對她有這麼大的影響。像他這段時間的焦慮與質疑,在她而言早已是司空見慣的心情。

他理解了,他做了決定,心中就好像放下了石頭,終於可以沈沈睡去。

隔天早上,他請了一天假,親自跑了一趟上次的精品店,告訴他們不用刻字了,他要直接拿貨。拿到了戒指,他直奔熟悉的刻印店鋪。請他們無論如何都要先做這個case。

然後,他跑到她公司的樓下,就這樣在雨中等著。緊緊握在手上的對戒,屬於他的刻著她名字的縮寫,後面連著forever;屬於她的刻著他名字,連著一個英文字love。



No Comments

No comments yet.

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.

Sorry,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.

Powered by WordPress MU.

total of 77887 visits